藏南资讯

藏南资讯>娱乐>2019 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彼德·汉德克的诗

必看!精彩资讯APP新手指南!1分钟带你快速玩转精彩资讯

发表时间:2019-11-11 11:59:45热度:935

▲关注中国诗歌网,让诗歌点亮你的生活!

当地时间10月10日,瑞典文学院宣布2018年诺贝尔文学奖授予奥尔加·托卡祖克(olga tokarczuk),2019年诺贝尔文学奖授予彼得·汉德克(peter handke)。

获奖的原因是:

他的作品既新颖又对语言有影响。

探索人类经验的边缘性和特殊性。

peter handke

彼得·汉德克出生于1942年

奥地利著名先锋剧作家和小说家

20世纪德国文学最重要的作家之一

被称为“活经典”

1973年,他获得了比什纳文学奖。

他获得了2009年弗朗兹·卡夫卡奖

汉德克不仅是奥地利的一位大师级作家

他也是世界级的先锋派剧作家。

卡斯帕

相当于贝克特的《等待戈多》

被誉为创造“口语剧”和反语言学科的大师

厄普代克曾谈到彼得·汉德克:

毫无疑问,汉德克有那种故意的韧性和刀一样尖锐的情感。他是他的语言中最好的作家。

彼得·汉德克的一些作品传入中国

他参与了《柏林苍穹下》的剧本创作,成为电影史上的经典。

他根据自己的作品改编了《左撇子女人》。

戛纳电影节最佳影片提名

左撇子女人

除了小说,彼得·汉德克还写诗。

《世界抒情诗选》由1983年的《诗歌杂志》编辑,收录了彼得·汉德克由陆源翻译的诗歌。

世界颠倒了

彼得·汉德克

陆源译

我醒着睡着了。

我什么也没看见,但有东西在看着我。

我没动。地板在移动我。

我没有照镜子,但我照了照镜子。

我没说话,是在说我。

我走到窗前,窗户被打开了。

我站起来躺下。

我没有睁开眼睛,但他们睁开了我的眼睛。

我没有听那个声音,但是那个声音在听我说话。

我没有吞水,但是水在吞我。

我什么也没抓到,但有东西抓到了我。

我没有脱衣服,而是脱了衣服。

我没有用言语说服自己,但是言语说服我不要相信自己。

我走向门口,门把手压住了我。

百叶窗升起,夜幕降临。

为了喘口气,我沉入海底。

我踩在石板上,沉得像骨节一样深。

我坐在马车的驾驶座上,一只脚放在另一只脚的前面。

我看见一个拿着阳伞的女人,晚上浑身是汗。

我向空中伸出一只胳膊,它着火了。

我赤脚走路,感觉鞋子里有石头。

我把胶布从伤口上撕下来。伤口在胶布上。

我买了一份报纸,被浏览了一下。

我吓死人了,但我不会说话。

当我把棉花塞到耳朵里时,我哭了。

我听到警报声呼啸,基督圣餐的行列从我身边走过。

我打开伞,脚下的土地被烧焦了。我跑到郊区,被逮捕了。

我被镶木地板绊倒了,

我张开嘴说话,

我握紧拳头,抓起什么东西,

我吹了一声颤音,笑了起来。

我从发梢流血,

当我打开报纸时,我挡住了空气。

我吐出了美味的食物。

我讲述了未来的故事。

当我谈论事情的时候,

我看透了自己,

我杀了死者。

我还看到麻雀开枪。

我也看到了绝望者的幸福。

我还看到一个抱着希望的哺乳婴儿。

晚上我还看见了送牛奶的人。

邮递员呢?索要邮件;

神父呢。以一个开始醒来;

行刑队呢?靠墙布置;

小丑呢?有人向观众扔了一枚手榴弹。

谋杀呢?只有当有证人的时候,它才会发生。

殡仪员正在为他的足球队欢呼。

国家元首正在暗杀面包师的学徒。

警长用街道来命名自己。

大自然忠实地描绘着画面。

教皇站着被释放了-

听着,手表在表壳外面!

看,烧短的蜡烛更大!

听着,哭声在喃喃自语!

看,风使草变硬了!

听着,民歌被大声喊出来了!

看,向上伸展的手臂指向下方!

听着,问号是用来发号施令的!

看,饥饿的人越来越胖了!

闻闻,雪正在腐烂!

晨光正在下沉,

一条腿站在桌子上。

逃犯像裁缝一样盘腿坐着。

最高一层有一个电站。

听着,这和死亡一样安静!-现在是高峰时间!

我醒着睡着了,

从无法忍受的梦想到温柔的现实,

轻快地哼着:拦住小偷!谋杀!

听着,我流口水了:我看见一具尸体!

01

战争中的童年

“我醒着睡着了:我什么也没看见,但是有东西在看着我;我没动。地板在移动我。我没有照镜子,但我照了照镜子。我没说话,是在说我。我走到窗前,窗户被打开了。”

-颠倒的世界

1942年12月6日,彼得·汉德克出生在奥地利肯顿格里芬祖父的家中。出生两天后,汉德克在格里芬圣母院接受天主教洗礼。他的母亲玛丽亚·汉德克出生在肯顿的一个斯洛文尼亚家庭。1942年,玛丽亚遇到了汉德克的生父埃利希·肖恩曼,他后来结婚并怀孕了。肖恩曼在基顿州任职,后来成为一名银行职员。

汉德克出生前,玛丽亚嫁给了阿道夫·布鲁诺·汉德克,后来成为汉德克的继父——阿道夫是德国国防军军官,后来成为柏林电车司机。对家庭的影响发生在战争期间,当时斯洛文尼亚人被大量送往纳粹集中营,该地区偶尔成为斯洛文尼亚游击队的目标。

1943年,汉德克的两个叔叔在战争中丧生。许多年后,还是个孩子的时候,汉德克从母亲那里听说了两个叔叔的故事——当希特勒入侵斯洛文尼亚时,他们是当地的游击队,然后他们被强行送往苏联战场,杀死了希特勒。其中,老大哥在南斯拉夫马里博尔(现在是斯洛文尼亚的一个城市)学习农学。显然,我从未见过的这两个叔叔是汉特克脑海中挥之不去的阴影——在汉特克最重要的自传体作品《再生产》中,他化身为“弟弟”,去南斯拉夫寻找他也学农学的“哥哥”。

1944年,她无助的母亲不得不带着汉克去柏林寻找她的丈夫,但失败了,回到格里芬身边。1945年,战争结束后,她的母亲再次去柏林寻找她从战争中归来并住在柏林的丈夫。这家人随后搬到柏林的潘科。在此期间,阿道夫没有找到任何稳定的工作。然而很快,汉德克的妹妹莫尼卡出生了,全家从东柏林搬回了他们祖父在肯顿的家。今年秋天,韩珂上了小学。第二年,汉德克有了一个弟弟汉斯·戈洛。

02

高中宣布第一部作品《未知的人》

”他发现自己有一种奇怪的渴望,想知道一切的价格。当他看到杂货店玻璃上写着新商品和价格的白色字体时,他感到很放松。当商店前面水果盒里的价格标签掉下来时,他举起来了。这个动作足以让人们出来问他是否想买东西。”

-"守门员面对点球的焦虑"

然而,玛丽亚·汉德克的婚姻并不幸福。在一次媒体采访中,彼得·汉德克曾这样说:“我看到他喝得太多,他不停地喝酒,挥霍掉他所有的钱,他打了我妈妈。当我十一或十二岁的时候,我能听到隔壁房间传来响亮的耳光。我永远不会忘记这一切。”

1954年,12岁的彼得·汉德克进入坦赞伯格天主教寄宿高中。三年后,他又有了一个弟弟,罗伯特,比他小15岁。也是在今年,汉德克和他的家人搬到了他们新建的房子里。

离开坦赞伯格天主教寄宿高中后,汉德克进入克拉根福联邦高中,每天往返于格里芬和克拉根福之间。1959年6月13日是难忘的一天。那一天,还在上高中的汉德克在肯顿州立大众日报上发表了他的处女作《未知的人》。在此期间,汉德克在《肯顿州大众日报》上相继发表了许多自己的文章。

1961年夏天,汉德克生平第一次见到了他的生父埃利希·肖恩曼。另一件值得我们注意的事情自然是他今年遇到了女演员李加特·施瓦茨——两年后,他和施瓦茨结婚,并生下女儿阿米纳。然而,婚姻于1973年12月结束,之后汉德克和他的女儿搬到了巴黎。

汉克的第二次婚姻始于1990年左右。他的第二任妻子是女演员索菲·塞明。1991年,塞明生下女儿里奥卡迪,这一年斯洛文尼亚和克罗地亚宣布独立。

03

在责骂德国作家、责骂观众之后

“你在这里听到的是你听到的,你在这里看到的是你看到的。你将看到的不是戏剧,你的快乐不会得到满足,你也不会看到表演。”

-骂观众

1965年,在格拉茨大学学习法律的彼得·汉德克中断了学业,专心写作。

次年4月,当时并不知名的文学青年汉德克(Handke)买了一张横跨大西洋的机票,闯入西德文学作家团体“第47协会”的会场,该团体正在新泽西州普林斯顿开会。

当时的情景描述如下:一个穿着皮夹克和一副圆形太阳镜的年轻人突然闯入会议室...在这次会议上,汉德克发表了相当傲慢的讲话,严厉斥责战后德国文学只取悦批评家,缺乏创新意识,坚持旧传统,批评战后德国文学的弱点。韩珂说:“你会被骂的,因为骂也是和你说话的一种方式!”

在当时的参与者中,创造了“铁鼓”的君特·格拉斯就是其中之一。显然,这种咒骂造就了汉德克,也宣告了新一代德国革命文学的诞生。

此后,汉德克推出了备受争议的反戏剧《责骂观众》(Re骂观众)——一部完全反传统的戏剧,它以语言为唯一的表达方式,没有情节和对话,没有舞台场景,没有戏剧冲突,没有实际角色,没有道具,也没有人物……汉德克称之为“谈论戏剧”。

04

带着像刀子一样尖锐的情感

“当孩子还是个孩子的时候,他走路不稳,想象着小溪是一条河,泥坑是大海。当孩子还是孩子的时候,不知道自己是孩子……”

-柏林苍穹下

尽管《责骂观众》把彼得·汉德克推到了最前沿,但它也使这位文艺青年出名了。当然,汉德克的代表作《谈戏剧》是《卡斯帕》。与以前的作品相比,这部戏剧有一点情节,但它的情节正是一个人(卡斯帕)学会说话的方式。他曾告诉《纽约时报》:“我讨厌阴谋,我不是一个善于恶作剧的人。”

当然,这些对韩珂来说都不重要。

进入20世纪90年代后,汉克定居在巴黎附近的村庄。自这一时期以来,苏联的解体、东欧的动荡和南斯拉夫战争也使汉德克及其文学作品走在了前列——例如,汉德克的处女作《大黄蜂》(Hornet)讲述了发生在南斯拉夫的故事。

1999年,在北约空袭期间,汉德克两次穿越塞尔维亚和科索沃。为了抗议德国军队的轰炸,汉德克归还了1973年授予的毕士纳奖。这不是唯一的抗议。2006年3月18日,汉德克参加了南斯拉夫总统米洛舍维奇的葬礼,这引发了一些欧洲国家的抗议。对此,汉德克仍然坚持他的创作,并说:“我在观察,我在理解,我在感觉,我在回忆,我在质疑。”

当然,汉克并不孤单。

奥地利联邦总统菲舍尔在获得弗朗兹卡夫卡奖后,于2010年会见了汉德克,并承诺回国后给予支持。

汉克也没有停止他的创作。同年,戏剧《风暴依旧》上映。后来,在2011年,他出版了小说《重大事件》。2013年,又有消息称他正在创作。正如诺贝尔奖获得者耶利内克所说,汉德克是一个“活的经典”。

资料来源:北京晨报

你读过彼得·汉德克的作品吗?

在你看来,谁应该获得诺贝尔奖最多?

彩客网 北京快乐赛车pk10 广西十一选五投注 广西快3投注 北京快乐赛车pk10

© Copyright 2018-2019 tat2max.com 藏南资讯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