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南资讯

藏南资讯>健康养生>偏方治大病?中医越老越好?中药慢?是时候纠正这些错误了

必看!精彩资讯APP新手指南!1分钟带你快速玩转精彩资讯

发表时间:2019-11-10 17:47:16热度:2615

如何探索中医入门之路?这篇文章可以帮助你冲破面前的迷雾,走进学习中医的大门。

熊继柏国家医学硕士。全国著名中医、湖南中医药大学教授、广州中医药大学研究生导师、博士生导师。

错误观念1:中医是实证医学

中医应该有临床经验,但更重要的是,应该有理论指导。没有理论的指导,中医永远不会高升,也不会升华。

我所有的学生都知道我不使用一些固定的药物或处方去看医生,但我必须根据辨证治疗疾病。尤其是当涉及到困难和复杂的疾病时,如果没有理论上的指导,看着它们是绝对不好的。此外,中医已经有了完整的辨证论治体系。

因此,那些说中医是实证医学和伪科学的人都是错误的。他们不懂中医,我们也不愿意和他们中的一个交谈。中医理论体系完整,科学。不掌握中医理论就不可能成为一名好医生。

我认为要成为一名优秀的中医,必须具备三点:扎实的理论基础、丰富的临床经验和快速的思维反应。只有这样,我才能成为一名“工人”和一名著名的医生。我希望我所有的学生都能成为著名的医生。

中医教师从许多教师的经验中学习是非常重要的,但理论同样重要。中医是一门经验和理论并重的科学。

例如,农村有大量的中医。他们多年来积累了许多临床经验,可以治疗许多疾病。然而,当他们遇到困难和复杂的疾病时,他们情不自禁。因为他们缺乏理论知识,他们的水平从未提高。

然而,在我的门诊部经常有一些奇怪的疾病。虽然不是100%都可以治愈,但许多是可以治愈的。凭什么?我们依靠理论指导。

情况

例如,我曾经治疗过一个抱怨尿频的女性患者,但是尿液的颜色不是黄色的,如果不允许排尿,就必须缓解。如果排尿暂时不能忍受,双手手掌和手腕之间的关节肿胀疼痛会立即感觉到,肿胀疼痛会逐渐增加。只要排尿得到缓解,肿胀疼痛就会消失。你觉得这种奇怪的疾病怎么样?

那么就有必要应用理论。手掌是手少阴心经和手厥阴心经经过的地方,排尿属于膀胱。肾脏连接膀胱。肾属于水,心属于火,水控制火。换句话说,不是水推动了心脏吗?

我给她开了“五苓散和丹参”,结果痊愈了。

药方似乎很简单,但是没有理论指导你怎么可能想去那里呢?排尿不仅应由膀胱控制,肾与膀胱的关系,还应使用心经通道的位置,心肾的关系,最后用五苓散和丹参疏通心经。几分钟的思考过程涉及多少理论!

我在诊所里看了大约5分钟的常见病。当然,复杂的疾病需要更多的时间。病人不明白为什么这么快。因为我有丰富的经验,因为我精通理论。因此,我说如果你想被“聘用”,你必须有坚实的理论基础、丰富的临床经验和快速的思维反应,否则你只能被“聘用”甚至“聘用”。

错误的想法2:随着年龄的增长,中医越来越受欢迎

这是普通人的共同概念。当然,中医越受欢迎,就越正确,因为我年龄越大,经验越丰富,就像我当了50多年的医生,见过成千上万的病人,见过各种各样的疾病,当然也有经验。尽管我只见过十分之一的病人,但我积累了丰富的经验。

但是有一件事,我把自己和自己进行比较。如果我年轻时能够治愈的病人被送到今天,我可能就不能很好地治愈他们。为什么?

首先,当一个人年老时,他的思维不如年轻时敏捷,他的反应不如年轻时敏捷。

第二,药物治疗没有你年轻时那么大胆和果断。在1963年和1964年,当治疗流行性脑炎和日本脑炎时,我用文清白毒饮,石膏用半公斤,黄连用一两公斤。那时候,我用“大斩大杀”。我很勇敢。现在我还没有使用它。思维的敏锐和用药的果断不如以前。这是老年人和年轻人的区别。

我和去年的今年不同。去年不难看到80个甚至90个病人。今年我感到非常累。我的演讲也是如此。当我年轻的时候,我比现在更流利。现在我经常不得不思考,甚至停下来。我的思维和反应变慢了,就像停电一样。这是年老和年轻的区别。

当然,老年还有另一个优势,那就是稳定。当我年轻的时候,我直接去找医生,并敢于为三件事打开大门,但没有成功,因为新生的小牛不怕老虎,渴望胜利。

多年来,我经常为年轻医生收拾残局。他们甚至敢使用川乌、草乌和斑蝥。当麻黄和阿莎丽打开时,它们是10g或更多,因为它们不认为那么复杂。就像开车一样。新手司机非常好斗,但是经过10年的驾驶,他们变得不那么大胆了。这将我们带到了另一个层面,医生也是如此。

因此,我说中医随着年龄的增长越来越受欢迎是不完全正确的。

错误的想法3:中医专治慢性病

这是最大的错误。病人经常来我的诊所说,“请给我一些条件。”当我听到这些,我不高兴。我说,“我治疗疾病,而不是控制它们。”

是的,中药可以调节身体。《内经》说:“我们应该观察阴阳的位置,调整它们以保持平衡。”

中医治疗是调整阴阳内部,使它们平衡协调,这是一个总的目标。然而,当涉及到一种特定的疾病时,这不仅仅是一个和解的问题。这就像打一场战争,必要时杀人,必要时砍柴,必要时扶正。

那么,为什么人们甚至一些中医团队的成员都认为中医是一种调理呢?主要原因是现在大量的中药不能治疗疾病,所以人们都认为中药不能治疗急性疾病,只能进行调理。

说到这里,我将谈谈中医能否治疗急性疾病。

首先,让我们看看我们的古人是否能处理紧急情况。

第一个紧急治疗是扁鹊,他治疗了郭王子的尸体。那时,所有的病人都已经被放进棺材了。他看到棺材里滴血。既然不是外伤,它怎么会滴血呢?

打开棺材,他发现棺材里的人还在呼吸,所以他得救了。这难道不是中医最典型的急救方法吗?

然后我们将看《伤寒论》、《金匮要略》和《温病辨证论治》。其中有多少是急救的内容。

《金匮要略——女性杂病》中说:“女性腹部像肿块一样饱满,小便有点困难,但不口渴。她生下了后者。这是因为水和血液积聚在血液室中。大黄甘遂汤是主方。”

分娩后不是腹部饱满的板状腹部吗?这不是紧急情况吗?

《金匮要略——女性杂病》也提到了“女性怀孕后不能排尿,因为她被转移到另一个细胞而不能淹死”的疾病。这不是慢性病吗?

你也会死的。

《金匮要略》也谈到“肺脓肿、呕脓吐血、化脓死亡”,这也是一种紧急情况。

“水蒸气病也是紧急情况。

《伤寒论》也有许多紧急记录,例如:

对于发烧、畏寒、身体疼痛、烦躁无汗的人,大清唐龙是大师

伤寒在6号和7号,胸部又热又紧,脉搏又重又紧,心脏疼痛,压在上面的石头很硬,会沉入胸腔里

"它又热又汗,又渴,脉搏很大,汤很白。"

"饱腹、潮热、谵妄、无大便、承气汤量大."

还有“身体热,脚冷,脖子壮,头热,脸红,眼睛红,独自摇头,爪子沉默,背部紧张,解痉……”

我可以随便引用《伤寒论》和《金匮要略》中的那么多急症,这说明我们古代人可以治疗急症。

更不用说温病学了,因为温病本身就是指急性温病和传染病。虽然它没有被命名为流行性出血热、非典和禽流感,但它实际上包括了这些疾病。

例如,古代人称之为“马脾风”,非典时有发热和呼吸困难。中医认为肺热过多;流行性出血热以发热和出血为特征,中医认为发热和出血过多。中医还包括发热、风多动、发热、抽搐和反角弓。发烧、昏迷和谵妄是心脏变暖的症状。

像这些紧急情况一样,古人有详细的记录,有证据、处方和药物。为什么他们仍然说中医不能治疗急症?中医可以治疗突发事件,但是我们很多人都没有这样的知识。

我诊所的门比其他诊所的门宽一英尺。为什么?因为我的诊所经常挤满了坐轮椅和担架的人,所以门又窄又不方便。我的诊所里有很多急性和严重的病人,所以我很自然地想到要拓宽门。

我做了一个比较。我在农村治疗的急性病比慢性病多,在城市治疗的慢性病比急性病多,因为很多急性病去了西方医院,而我遇到的急性病没有得到西方医院的很好治疗。因此,中医也应该学会治疗突发事件,尤其是在农村地区。如果它不能治疗急症,它就不是一个好医生。

情况

我在广东的一个村民打电话来。她的孩子高烧41度,满是水泡,手上有小疹子,轻微咳嗽和流鼻涕。我怀疑是手足口病或麻疹,并问病人眼睛是否发红。她说没有红色,但她的喉咙是红色的,但没有肿胀。

我想这主要是感冒引起的,不管是不是手足口病,我开了银翘散来强化黄土茯苓。为什么要加入土茯苓?这是为了清热燥湿,预防手足口病。

今天早上,村民打电话给我,告诉我孩子的发烧在昨晚10点钟消退了。西医可能不会这么快。这是中医的功夫。

错误点4:中医不用处方而是用药物

我为什么要这么说?因为我个人认为目前的科学研究有一个非常严重的错误倾向,那就是过分强调单一中药的研究。西医和中医通常就是这样一种模式。

在我们目前的中医队伍中有一个共同的问题。也可以说是一个常见的错误,即中医只开药,不开处方。说到临床病历,什么病,什么证,什么舌,什么脉,它有什么,诊断也有什么,一个中医的名字,一个西医的名字,然后是治疗,用药,但它不是处方(药剂)。

为什么会这样?归根结底,只有一件事。他没有扎实的基本功,也不会背诵药方。有些人可能会创造自己的秘方和秘方。你从哪里得到这么多秘方和处方?有时开的药是自相矛盾的。看一眼他们是一个大笑话和大杂烩。

我们现在受到西医的影响。西医使用单一药物,而我们的中医也开始使用单一药物。另一个是我们的科学研究倾向于研究秘密配方或自制配方,有些人研究某种药物。然而,中医对配伍非常讲究,要了解古代方剂配伍的作用,就必须研究配伍后的变化。

例如,麻杏石干汤、麻黄汤、麻杏益肝汤、麻黄莲桥赤小豆汤和麻黄升麻汤配伍不同,所以它们的功效不同,有时甚至相反。

麻杏石干汤和麻黄汤有什么区别?麻黄和石膏有什么作用?麻黄和薏苡仁有什么作用?麻黄和连翘、赤小豆有什么作用?麻黄和桂枝有什么作用?麻黄和杏仁有什么作用?麻黄和升麻混合后有什么效果?为什么不研究一下这个?

这是真正的秘密,这是处方的秘密。药方的秘密在于它不同的配伍和不同的功能。

正如我和学生在一起时谈论知识一样,当我和老板在一起时,我不会讲课和提问,而是谈论其他事情。我在教室里讲课,我在门诊部看医生,门诊部知道我是医生,教室里的学生知道我是老师。当我去出版社时,人们会说我是作家,我是作家。当我去餐馆时,人们会说我吃东西。当我写作时,人们会说我是书法家。我的角色已经变了。当我打牌时,别人会说我会打牌。当我演奏二胡时,别人会说我演奏音乐,这是完全不同的。

药物的作用在许多方面与人类相同,这取决于你所匹配的。当你匹配不同的东西时,它的功能就会改变。这就是我们想要研究的。

中医不是用单一的药物来治疗疾病,而是用处方来治疗,而处方必须遵循这种综合征。

此外,我们不能像日本人一样机械地使用古老的食谱——苦嘴、咽干、头晕、冷热、胸胁胀满、默默渴望进食、心烦意乱和呕吐。这是小柴胡汤的用法。没有这些症状,我们就不能处于正确的位置。这是不灵活的,这种思维方式是错误的。

因此,我们的传统中医不使用单一的药物、所谓的新药、所谓的科研药物和所谓的祖传秘方,而是基于辨证的处方。它是以辨证论治为基础的,方剂以证候为基础,方剂以方剂为基础。

首先,治疗应以辨证为基础,然后根据证候选择方。政党应该根据综合症来选择,而综合症是不固定的。我按照这个处方开药,稍微加减。然而,它有一个基本原则,即处方和证据应该协调一致。

就像唱歌一样,它的乐谱应该和歌词的节奏一致。如果处方和证据不一致,医生就不会使用处方。如果此人因风热感冒,给他开桂枝汤。原因是桂枝汤是用来治疗感冒的。吃了它怎么会无效呢?那是你的错!医生开错了处方。

本文摘自《真正著名的中医:熊继柏临床病历记录》。作者:熊继柏。

网易彩票网 澳洲三分 一分钟pk10 广东快乐十分app

© Copyright 2018-2019 tat2max.com 藏南资讯 Inc. All Rights Reserved.